015 欢迎你缠我一辈子(1 / 2)

进了家门,老爸在院子里抽烟,老妈正在收拾晒好的被子,见周若青进门,就吩咐周小妹,“涵涵,去给你姐热热饭,她还没吃饭呢。”

“不用了,我也不饿。晚上再吃吧。”

周若青拎着行李进了房间,老妈把被子给抱进去,知道她要回来,特意拿出去晒了晒。

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她跟小妹长大后就一直睡一个房间,上了大学去了外地,回来住的时候寥寥无几,所以一间屋子两张床,堆的全是她们姐妹的东西。

周若青接过老妈抱进来的被子放到床上,看老妈又去帮她整理行李,“妈,你别忙活了,我自己收拾好了。”

“这次回来呆几天?”

“多呆几天。”周若青回,再问,“对方上门提亲了吗?”

“说是明天过来。”周妈妈叹口气,“你爸都快气死了,要不是我拦着,肯定要把你妹的腿打折了。”

“打折了有什么用,都已经这样了。”周若青绷着脸,说实在的她很生气,她跟妹妹之间相差7岁,若涵今年才20岁,电话里听说的时候周若青脑子都懵了,气的手都抖了。

对方倒是很积极的想要负责,还说要抓紧订婚,赶紧嫁过去,免得肚子大了让人家说笑话。

既然知道会让人笑话,怎么在享受的时候不想着做避孕措施。

“关键是那一家人,你爸爸说风评不怎么好,不愿意把你妹妹嫁过去,怕她嫁过去以后会吃亏。我也没了个主意,这不才让你回来,我们一家人商量商量定一定。若涵这事说出去到底不光彩,你爸也不让跟你大伯和叔叔他们讲。”

周若涵推门进来,她也不说话,就坐在一边床上,反正最近也被骂的够多了,她也不想说话。

看着周若涵,周妈妈很是很铁不成钢的,“你跟你姐姐好好说说情况。”

“你今年才多大,你现在就准备要孩子吗?”周若青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去问,男方年龄比她还大几岁,三十出头了,那自然是想要结婚要孩子的,想不懂若涵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不想。”

“你不想你自己不知道注意?!”周若青很想抽她,看她不自觉缩了缩脖子,再大的怒气都得收回来了。

缓了缓,周若青开口,“既然你不想要,那就简单了。我跟你去医院做个流产手术,你现在太小了,未来还可以有更大的选择空间,不能因为这一次怀孕就把你的人生全都给限制住了。”

“不行。”周妈妈突然开口拒绝,“你妹妹不能流产了。”

“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又不放心那家人,怕我妹吃亏,又不要她去流产,那怎么办?让她成为未婚妈妈?”

“不是。我不是不想她流产。”周妈妈叹气,满脸愁云,她突然伸手用力打在周若涵身上,“我就说这孩子犯贱,不值钱,上赶着的往人家家里跑。她这才刚流产了三个月,我怕是这么频繁的流产……以后,以后要是怀不上了,她会怨我一辈子。”

周若青眼珠子都瞪起来了,她竟然还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周若涵!”周若青气的吼了她一句,“你有没有脑子!”

“这跟脑子有什么关系,男女在一起这个也很正常,姐姐你难道就……”

“你给我闭嘴!”如果说方才还压着脾气,这会儿周若青是直接压不住了,她气得两个眼睛都有些热,直接问周若涵,“你说吧,你想怎么办,嫁过去,把孩子生下来?”

那边低头不出声。

周若青气的咣当一摔门出去了。

周爸见她出来,也没多说话。

周若青走过去,周爸爸见她气的呼哧呼哧的,这才开口,“去吃口饭吧,到晚上还早。”

“不了,现在是彻底气饱了。”看着跟着出来的老妈,周若青没好气的问,“她不在家住,出去住在别人家里你们也不知道?”

“她从外面找了个工作,说是住宿舍……”周妈妈搭腔。

现在,说什么也白搭了。

“涵涵,也不想跟那边散了。”

周若青算是明白了,“说到底,是她愿意的。那我们还瞎操什么心,等着对方明天来了再谈吧。都到了这种时候,也别顾忌脸面了,该要的彩礼一分都不能少了。”

不要怪她势力,满眼里都是钱,实在是,在这种事情上,女孩子是很吃亏的。

人家那边房子车子都有,那肯定想要小妹在房本上加上名字是不可能的。

可哪一天真的要离婚了,小妹是人财两空。

要个彩礼,也看看对方有没有诚意,他们总共不会太过分的。

“要了,上次你妹流产,他们来人谈过。你爸就要了六万八千八。但是他们,不愿意。说是房子车子都已经有了。”

“……”

周若青已经无语了。

周爸爸沉默了半响,才说,“去跟你大伯和三叔说一声,晚上来家里吃饭。”

周若青明白过来,估计爸爸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晚上一起吃饭商量一下,毕竟孩子订婚结婚都是大事,那未来也是要他们出面的,还是要商量一下。

她点头,就出门了,都在一个村子里,统共也不远,这种事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再说她今天刚回来,都是长辈她也要过去走一趟看看。

只是有些头疼,大妈和三婶不会饶了她的,肯定又要缠着问她的感情状况了。

心底叹口气。

周若青想,她也好,小妹也好,说起来没有一个能让爸妈不操心的。

一个是愁嫁。

一个是留不住。

周妈妈忙活了一下午,晚上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就都过来了。

仔细情况由父亲来说,周若青也懒得去管了,她在厨房里和老妈一起忙活。

这种事,她当姐姐的,管的多了不行,不管也不行,都是成年人了都有自己的心思。

她就是觉得,若涵还太小。

这种时候去当个妈妈,很不成熟。

晚上大约商量了个对策出来,那就是明天人来了先谈谈,彩礼是肯定要的,只是女孩子么总是吃亏,都已经怀孕了能拿捏人家的地方也没有了,如果对方实在不同意,那也就只能妥协了,不然还能怎样,总不能毁了孩子的名声,差不多就行了。

晚上,周若涵睡的很安稳。

反倒是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忍不住用脚踢了踢周若涵,真是没心思的孩子。

凌晨左右的时候,接到易千恒过来的一条微信,“飞机延误了。”

没头没尾的。

周若青想了想,回过去,“恭喜你。”

“你还没睡?”

“睡了。”

“谁信息呢?鬼吗?”

“给鬼信息。”

一来一回,易千恒拿着手机坐在候车厅里傻乎乎的就笑了。

他想了想,了一条信息,“我听修杰说,你回老家订婚去了?”

不说这个话题还好,一说周若青又开始头疼,晚上听大伯他们讨论,都对男方的家庭不太满意,可是架不住周若涵愿意啊。

不想谈论这个问题,周若青直接回,“睡了。”

然后就把手机关机后直接睡觉了。

我靠,说到重点了就没声了。

信息再过去也石沉大海。

易千恒瞪着手机恨不得瞪出个窟窿来。

……

虽然睡得晚,但是架不住老爸老妈都有早起的习惯,周若青端一盆洗脸水往门口的下水道里泼,刚到门口,大门就被从外推开。

两个人四目相接,大眼瞪小眼。

她身上身上穿了一套灰色的运动裤,同色的体恤衫,头随便的盘在脑后,应该是刚洗过脸,脸颊两侧的丝沾了水贴着她的耳朵。

“你手不累?”易千恒看她端着一盆洗脸水瞪着他看,忍不住提醒。

在他手搭过来要帮她的时候,周若青才恍然回神,她匆匆把水倒了,直起身,“你怎么……来了?”

易千恒一路舟车劳顿,到了机场后他干脆租了一辆车直接开过来,她电话打不通,车子开进村子里后易千恒几乎是拐一个胡同就要下车来问路,亏了村子里面人都起的早,不然他要挨家挨户的去问了。

可饶是这样,他这一路问过来,已经是引起了轩然大波,整个村子里几乎无人不知有个长得挺好的男人过来找周衡水家的老大。

周妈妈去了前面胡同的邻居家借马扎和碟子,今天家里人多,自己家的肯定不够用,先备着。拿了碗碟,正跟邻居闲聊几句呢,就听人说起来,“有个长得很好的男人来找你家大闺女啊,是未来女婿吗?”

周妈妈一听,二话不说拎着东西就往家跑,回来就正好看到两个人站在门口那里。

“青青啊。”周妈妈喊自己闺女一句,她胳膊上挎着几个马扎,手里端着盘子,周若青看到了,忙把手里的盆放下过去接了老妈手里的盘子。

周妈妈看着门口站着的这个男人,眼睛里已经透出无比的满意,“这位,找你的啊?是谁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