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闲桂花落(1 / 1)

北巷花开时 次日南风 917 字 2个月前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北巷花开时最新章节!

爱恨情仇不过是在特定时间的感受,过了那个时间自会觉得也不过尔尔,谈笑间一笑泯恩仇。

是否能让彼此把感情上升到亲情还是要看彼此的磨合,彼此的运气了。

刘新父母在医院养伤的那段时间,曹烨痛与快乐并存,每天都可以和刘新见面,一起吃饭一起骑车一起玩耍,痛的就是伤痛在身还未痊愈,曹烨和刘新每天都会骑车去医院,给刘新父母带些换洗的衣物什么的,天气比较热,医院里虽然有空调躺在那里也会有点燥,刘新爸爸胳膊受了伤不好洗漱,曹烨说他那天给刘新爸爸洗头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怎么的,洗了头曹烨陪刘新的爸爸去门诊部去取药,曹烨说刘新爸爸在药房突然问了他几个问题,问你会疼你小弟吗?

有一会曹烨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说刘新的弟弟,曹烨说当然会,刘新爸爸还说,以后刘新学了护士毕业了就在这里上班了,到时候你俩在县城里买了房了,上班也方便,你俩好好处,刘新脾气比较倔你让着她点,曹烨说她的这点我已经受过教训了,又聊了几个敏感话题,这里就不方便透露了,刘新的爸爸给曹烨灌输了他那一代的爱情思想和价值观念,曹烨经常和年长者交流的缘故,跟刘新爸爸话题还是挺多的,经历医院的风波后,刘新爸爸与曹烨亲近些了,曹烨和刘新私下互称爸妈为曹爸曹妈、刘爸刘妈,随着交流的多了,曹烨得到了刘新爸的认可,刘新妈妈也是把曹烨所做的记在心里的,算是认可了吧,刘新妈妈从始至终都坚持一个观点就是只要女儿喜欢就行,让曹烨信心倍增他有信心融入这个异姓家庭,是的他有信心。

曹烨经常跟我提起他在这个异姓家庭的乐闻。曹烨从刘新弟弟那里知道刘新害怕蚯蚓,对只是蚯蚓,不害怕蛇什么的其他动物唯独害怕蚯蚓说是小时候被吓过,从刘新妈妈那知道刘新小时候的很多囧事,打耳洞一个没够打了俩,耳钉太多喜欢的了以至于又打了几个,后来又不喜欢了直至还剩下两个耳洞,那年冬天耳朵冻烂了还流了脓,秋天收红薯的时候还用红薯叶做过耳链,从刘新爸爸那知道了小时候刘新爸爸还不怎么在家,像别的务工家庭一样在外奔波,直到有一年回来,刘新不认识这个陌生熟悉的爸爸,刘新爸爸回来一个多月都没有能从这个倔强的女儿嘴里听到爸爸两个字,才让刘新爸爸下定心要在家里工作,哪怕是没有很富裕,也一直坚持,还好结果是好的一家人日子不算很差,痛与快乐并存时,人总是享受当时的乐趣,事后才反思当时的痛和承担导致的后果,从刘新奶奶那知道刘新的孝和细心,奶奶是刘新家和二伯家轮流照顾的,每次奶奶到刘新家刘新都会给奶奶洗洗澡换换衣服剪剪指甲什么的,奶奶夸曹烨说个头高脸面头(我们那老话相貌的意思)不错,就是黑了点,那是曹烨初中开始暑假就去父亲的工地做小工晒的了,我见过曹烨初一时的照片,的确比现在白不少,曹烨在刘新家住的那段时间里了解了刘新家的大概情况,刘新家的亲戚情况,邻居情况不说一清二楚也差不多了,曹烨跟我讲时我还嘲讽他说,你不去做情报间谍可惜了了,曹烨说我还是去做程序员汽车修理工来的实在,顾不顾家的先不说,至少钱不会少挣了,还是钱来的实在至少能让人心安,我说这真是个好的追求,我跟舒娜谈了一段时间更肯定曹烨说的话,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和女朋友出去吃饭,旅游,玩乐样样都少不了钱,那时才深刻明白钱的重要性。

其中有一件刘新家的事让我明白的更多,是关于她家和她大伯家的事,刘新的大伯母是个狠角色,虽说科技发现的很快,但我们那还是有些许迷信的,她大伯母被带上克夫的名头,因好骂在村子里也有了名头,早早的大伯就去世了,因为一样原因跟刘新家关系不是很好,具刘新说小时候还差点被毒到,从此刘新和她大伯母家关系就僵持住了,小乡小村的地方,那时候村妇们都有个共同的爱好张家长李家短的喜欢村头嚼舌根,村尾骂他娘,风气不是很好,郑家穷了几间趴趴屋说郑家穷脏兮兮不正干游手好闲,周家几层洋楼说周家偏白耀武扬威高调钱来路不明,那时的妇女每天吃饱饭又不是农忙季节这些就成了,饭后的点心,餐后的水果,人人品尝,通畅心扉是什么都说,不像现在村里很少能见到了,这样的人放到现在绝对是历史的遗迹,可以申请非物质文化资产了,现在人人都知道钱来的路子是如此的广泛,哪还有闲时间去嚼舌根,倒不如打打麻将喝喝茶,在家吹着空调照顾子孙来的舒服更有意思。

。也警惕过我,无论吵架也好,对峙也罢,永远不要戳别人最疼的地方,杀你不需要理由,一句话就足够了,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第二天初升的太阳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