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集 有生之年,携手同行(大结局)(1 / 2)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纪小姐的甜蜜独家最新章节!

《锦绣王朝》剧组正月初六就开工了,纪初语两天的自由时间留出来了,但是可惜霍钧安没什么时间,所以两个人也没有过多的相处时间。

她进了组时间更加不会被自己控制,很忙。

而好处是,虽然她自己还是不敢吊威亚,但最起码不会连看到都受不了。

她在一步步的克服自己的心理恐惧,这是个艰难的与自己内心做斗争的过程,她庆幸她挺了过来。

纪初语不敢奢望完全好了,她只希望在这四个月的拍摄中,等结束时她最起码从心理上不要再恐惧这件事情。

至于自己能不能自己吊威亚,她倒是不强求,慢慢来。

“你忙就不要总过来了,我觉得我可以自己应付。”纪初语看向面前的男人,“而且,你每次都过来我化妆间,会引起大家注意。”

霍钧安蹙眉,她这么的想把他藏下去让他有点不爽,“引起大家注意什么?”

“你装糊涂呢!”纪小姐瞪他一眼。

霍钧安把人拉到自己身前,他手指抬起她下颌,然后手指抚摸过她的脖颈往下滑,“猜我是你的入幕之宾,还是猜我们此刻在干什么?”

“你干什么?”她娇斥,伸手欲抓下他的手,谁知男人竟然扣住她胳膊,压根不让她动。

“喂!你……”

她穿的还是宫廷服饰,男人不急不缓的将她身上的盘扣解开。

“我一会儿还有戏,你干什么呀?”纪初语有些急躁,偏生推他推不开。

“干点他们猜测的事。”

“霍钧安!”纪小姐跺跺脚,真的有些生气了。

男人突然停下,他的眸光有些黑沉的望着她。

纪小姐一扁嘴,她双手主动去抱住他,“对不起。”

她知道他对于她这样总想隐瞒有些恼,可是,雅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媒体也是问题,

“我不想媒体过多的打扰我们。你知道的,叶旭都说我招黑体质,我一个人倒是无所谓,还有你,还有霍家呢。”纪初语在他怀里抬起脸,“雅真,明年就能毕业了。要走向社会是大人了。我们到那时候好不好?”

霍钧安一时没说话,她有些担心的盯着他的脸,“你别生气啊,你这样不说话……”

说着说着她竟然先红了眼。

“怎么眼圈红了?我没生气。”霍钧安忙开口安抚。

“那你刚刚那样子……”

眼泪说来就来啊!

“别哭啊!”霍钧安慌了,他赶紧抽了手纸给她,“妆都要哭花了,不要是说一会儿还有戏?我没有生气,就是有点嫉妒了。”

男人叹口气,“刚刚那个袁辉就是这么……”

纪小姐脸一下子红了,“你,你早到了?”

“……”

袁辉是男主演。

刚刚有一段感情戏。

天哪,他看到了?!

突然觉得很难为情。

“那只是演戏。”纪小姐看着他,突然又笑起来,“吃醋啦!”

霍钧安瞪了她一眼,伸手要拉开她的胳膊,纪小姐用力抱住就不给他拉开。

她脸埋在他怀里闷闷的笑,有人为你吃醋,觉得很开心。

而且,他是霍七少呀。

“你放心,他们都是逢场作戏,你才是我心里的唯一。”她弯着眉眼不正不经的告白。

霍钧安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有些恨的,“逢场作戏?!”

“哎呀。”

他捏疼了,她手收回来揉揉自己的脸。

男人看看时间,“我还有个会,现在要赶回去了。”

“哦。”

突然有点不舍了。

看他转身要走,纪小姐伸手拉住他衣袖。

“怎么了?”

“昨天商场给我打电话,戒指已经到了。”

霍钧安转脸看她,没有接话,等她说下去。

女人的脸有些红扑扑的,她抬眼看着他,“一起去拿吧。”

男人喉结轻滚,他转过身来,“能请假吗?”

“一两天还是可以的。”

霍钧安眉眼间蕴上笑意,“请好假跟我说。”

之前说好了,戒指到了就去领证。

男人离开,纪初语一个人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想一想都觉得脸有些发烫,是因为天气变暖的缘故吗?!

……

……

“您可以试一下,尺寸合适吗?”服务生小姐把戒指拿出来。

霍钧安把戒指递给她。

无需言语,纪初语就明白过来,她垂着眼,把戒指套进他左手无名指里。

霍钧安看她耳朵都红了,男人轻笑了下,在她耳边低声,“尺寸很合适。”

纪小姐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更红了。

某些话,或许仅仅两个人之间才能听懂。

她偷偷拧了他胳膊一下,太过分了,这种时候还调戏她。

……

霍钧安回了趟父母那里,要拿户口本。

常女士斜睨着他,“你拿户口本要去做什么?”

“有事。”霍钧安言简意赅,并没想多做解释。

既然她同意跟他先领证,那他就尊重她的其他要求,而且最近他竟然也生出一些隐瞒的趣味儿来。

常云欣盯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你不会是拿户口本准备去……登记,结婚?”

“……”

霍钧安眉心都拧起来,他盯着常云欣半响没说话。

但就他这模样,常云欣觉得也八九不离十了。

“暂时,不想告诉任何人。”

“行了,你不说肯定有你的原因,我就不多问了。你们未来的路要一起走,也会磕磕绊绊,但要互相包容。我们新城这边都是有老传统,登记这天婆婆要给儿媳妇买双鞋子,你们既然不想我知道,我就当不知道,但是传统不能丢了,就当讨个吉利。”

“你等我会儿,”常云欣进房间拿了个红包出来,“你带她去买。”

霍钧安是完全不知道还有这种传统,不过他也没有推辞,收下红包,忍不住问,“你猜到了?”

“你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这么扎眼我猜不到?”常云欣哼了声,“真当我傻呢。”

……

纪初语穿了件普通的白色衬衣和黑色小脚裤,长发规规整整的披在身后,她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这样的打扮干净又舒畅。

手机响起来,“我到你楼下了。”

“我,我好了,马上下去。”

纪小姐应着,声音里隐约有一丝紧绷。

男人眉目含笑,他半倚着车身,“不着急,你慢慢来。”

这话说的,好似她多着急一样。

纪初语轻咬了下唇畔,她收了手机,拿起包检查了必备物件这才下了楼。

男人倚着车身,双手随意的撑在车身上,双腿交叠着,看到她后才直起身站在那里冲着她微笑。

纪初语走过去站在他身前,男人依然是白色衬衣,袖子被他随意的撸起一点,露出一节麦色的肌肤。

或许是因为他平日里就是这个样子,反倒是看不出什么不同,反观她就不一样了。

霍钧安伸手捏捏她的鼻子,“都带好了?”

“嗯。”

“走吧。”

“嗯。”

她难得的乖巧,几乎是他一句话一个口令。

霍钧安就笑起来,“紧张?”

“没。”纪小姐否认。

霍钧安笑着牵住她因为紧张而发凉的手。

两人上了车,她坐在副驾驶位上。

霍钧安没带司机,他开车载着她,今天阳光明媚,天气和煦,就像是很平常的一次相约郊游一样。

说不紧张是假的,身份的转换总是让人充满彷徨。

男人偏头看她一眼,他单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盖在她的手背上,然后抓住她的手攥在掌心里,“我是迫不及待。”

纪初语脸微微热了下,她偏头看他,男人的侧脸线条好看到真的秒杀众多小鲜肉,斩获男神一枚,这心情还真是说不出的复杂。

两个人的特殊身份,今天他们要去的地儿,八卦媒体知道了那肯定又要上热搜了。

所以,哪怕再低调,霍钧安还是提前打了招呼了,表上的基本内容都已经填好了,两个人分别签字,一道道的手续办的很快。

两本红色的带钢印的小本本很快递到他们手里,纪初语翻开来,红底的照片,将两个穿着白衬衣的人照的格外喜庆。

工作人员含笑看着他们道了恭喜的话,然后,“放结婚证的盒子,只收工本费,需要吗?”

盒子做工其实很一般,但是正规途径,感觉就是不一样,纪小姐还是要了。

工作人员是个四十多岁的阿姨,笑眯眯给了他们结婚证的盒子,然后顺便递给他们一个光盘,“这个你们需要伐?赠送给你们啊!”

阿姨说着就把光盘塞到了纪初语手里,纪小姐看着上面印的字,脸刷的就红了,她偏头去看霍钧安,尴尬的,“需,需要吗?”

男人轻咳了声,他伸手拿了她手里的碟片要放下,阿姨特别热情的,“反正赠送的,拿着了,早点生个胖小子,继承你们的样貌哦。”

霍钧安手里的碟片放不下,纪小姐慌忙拿过来直接塞到自己包里,眼不见为净。

出来民政局,纪小姐才忍不住松口气,想想方才那一幕又觉得好笑,忍不住就笑起来,阳光在她的肌肤上跳跃,伴着她绝美的笑颜跳跃出一曲让他心动的乐章。

男人迎着阳光,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拉向自己,郑重的,“你好,霍太太。”

笑容还未及收回,被他突如其来的打招呼愣了一下,她跟着抬眼看他,眸子里全是他的样子,她有些轻敛的羞涩和心悸,迎着阳光她便也跟他打招呼,“你好呀,霍先生。”

最后一个字方方落下,男人直接俯身吻住她,他的手扣住她的后脑,唇舌相触之际他近乎霸道的攻城略地。

终于可以盖棺定论。

她是他法律承认的妻子,他的霍太太,没有他的许可,谁都不可以给她冠上任何其他的名头。

她是他的。

那天,霍钧安带纪初语到了一家传统的手工鞋店,琳琅满目的纯粹的中式婚服。

他们在里面选了一双鞋子,一双常女士早已选定的,婚鞋。

只是喜服还不被新娘子知道,暂存在店里。

从领证的当天,纪小姐便住进了盛华庭。

霍先生说了,他不想夫妻分居。

所以哪怕没有举行婚礼,她也必须跟他住在一起。

纪初语也没过分拒绝,随他了,反正她戏还没拍完,要进组。

霍钧安看着盛华庭除了多了些女人用的东西,却没有女人。

他叹口气,以后要严格控制她接戏的节奏。

最好是拍电影,不要拍电视剧了,电视剧时间太长。

《锦绣王朝》拍摄周期延长了半个月,杀青时已经到了四月底了,天彻底的暖了起来。

纪初语的戏是提前了几天杀青的,不过很可惜,她结束工作了,某位先生却还在异地出差。

《锦绣王朝》的剧组就在新城边上,所以拍摄中偶尔她也会回来,只是对于刚刚进入婚姻状态的人而言显然是不足够的,奈何大家都是有工作的人。

洗了澡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再醒过来时感觉精神大好。

纪初语暂时不想再接戏了,太累了。而且这期间还要跟叶旭商讨旗下的小朋友们发展问题。

她这次拍《锦绣王朝》带了三个小朋友进去,只是让他们在影视剧中先露个脸,也算是试水。

但是纪初语发现了,他们的演技是很有待打磨的,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年轻经验少,而且都不是科班出身。

所以她拍摄期间不止操心自己,还要操心他们,何止是身累,心也累死了。

同时还要防着各路媒体的明访暗察。

纪小姐抱着被子团在一起懒得不想动,她要给自己放一段时间的假调整调整。

“你什么时候回来?”纪小姐给霍先生发了条信息。

想了想又补了一条,“好想你。”

忙的时候还不觉得,一闲下来就开始想他,想腻着他,想抱着他,想能听到他的心跳感受到他的体温。

那边或许在忙,很久没有回复。

纪初语也不再等,她起身去冲澡,刚冲完就听到手机在响。

她围着浴巾出来,看一眼是霍钧安的号码,忙不迭的就接了起来。

“回家了?”男人问。

“嗯,昨天晚上回来的。”纪初语点头,“你不在家,感觉房子都是冷的。”

她嚅嚅的冲他撒娇,就是忍不住想要冲他撒娇。

听着她的声音,霍钧安觉得嗓子有点堵,他轻咳了声,“我这边还没有处理完,后天下午的飞机,晚上到家。”

“你现在在哪里了?”

“休息室。”霍钧安解释,“刚刚在开会所以一直没有回给你。”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忙。”纪初语看看时间,快中午了,恐怕他是开完会了。

“你现在身边有人吗?”

“没有。”男人疑惑,“我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一会儿要跟这边团队高管开饭桌会议,怎么了?”

“那你现在是一个人?”

“嗯。”

“我们视频吧。”纪小姐一边笑一边像卧室走去。

霍钧安不疑有他,应了声好就把电话切断了,等她发起视频通话。

接通的一刻,男人差点把手机拍在桌面上,他有些头疼的看着视频里的女人。

裹着浴巾,拉的很低,几乎要盖不住。

头发湿漉漉的看上去没有擦拭干净。

白色的浴巾,黑色的发,配着她白皙姣好的身段。

你要知道,她是他最亲密的女人,他很清晰的知道浴巾下的样子。

男人轻闭了下眼睛,声音里难掩紧绷,“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

“不要。”纪初语笑着,声音漫漫的拉出一股子妖娆魅惑,“老公,你想我了吗?”

她明明什么动作也没有坐,就那样坐在那里,他脑子里却已经自动播放了无数动作。

霍钧安看着她眉眼间尽是狡黠,男人很是头疼的按按太阳穴,“这样诱惑我,好玩吗?”

“你被诱惑了吗?”纪小姐还真挺好奇的,“我这样尺度不大吧,她伸手去拉自己身上的浴巾,要不要解开给你看?”

“纪初语!”

男人几乎是咬牙切齿喊出她的名字。

纪小姐哈哈哈的笑起来,她可没那么狂放真敢把浴巾解了。

霍钧安深深深深的吐出口气,苦口婆心的劝,“听话,去把衣服穿上,感冒了你就自己难受吧。”

他语气间掩不住的关心让纪初语心里暖暖的,也没了跟他恶作剧的心思。

“你回来我去机场接你吧。”

“不用,你在家等着,我不确定几点,有可能时间会很晚。”

“钧安。”纪初语突然喊他。

“嗯?”

“好想你。”

她这样一本正经的跟他说想他,声音里难掩相思,男人的心脏软的一塌糊涂。

他轻声,“乖,你先去吃饭,我处理完事情就会赶回去。”

“不用太着急,我就是想告诉你。”她笑着,“那我挂了。”

宋培生敲门,“时间到了,我们过去吧。”

“嗯,”男人站起身,“培生,你把我的行程调整一下,把时间压缩到明天晚上,班机改到后天上午。”

“赶的这么着急,回去有事?”宋培生翻翻记事本,“没看到有重要事件啊?”

“私事。”

“什么私事?”宋培生很八卦。

“初语的戏杀青了。”

男人淡淡的回。

宋培生捂着心脏,卧槽,一万点暴击啊!

要不要这么虐单身狗。

“你能不能不动声色的谈个恋爱,别天天跟我显摆?”宋小爷很有意见。

霍钧安瞅了他一眼,“我要不说,你觉得你的嘴能停下来?”

“……”靠!

再说,他何止是恋爱。

霍钧安笑了笑,这种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游戏,他陪她玩的倒也乐在其中,但是,还是想有朝一日,光明正大的把她娶进霍家的门。

纪小姐出去买了很多食材,把整个冰箱填满了。

两个人的地方那还是要将一点隐私的,除了不定期让钟点工过来打扫卫生保持清洁,大部分时候不假他人之手。

叶旭又招了几个新人助理进来,不似以前那么忙,纪初语想休息也就准假了,但是丢给她一堆的剧本去看去选。

孔娜也已经回来了,纪初语的对外接洽工作全都由孔娜负责。

纪初语一时倒也清闲,只是看着塞满了的冰箱,她也不知道霍钧安几点能到。

她的厨艺实在差强人意,不过这么久的相处,纪初语也基本寻到了轨迹。

霍钧安对食材的挑剔都源于健康,除此之外,他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女人有时候洗手作羹汤,并非是自己有多喜欢,而是想为喜欢的人尽一份心。

就比如现在,她已经从手机上搜了N个菜谱了,想着他回来就可以吃上她做的饭。

哪怕简单,哪怕可能并不是特别美味,那也是她做的。

霍钧安是赶在晚饭前到家的,打开房门,就看她在厨房忙着,厨房里抽油烟机的声音掩盖了他的脚步声,女人头发扎起来盘了个丸子头,腰上扎着围裙,正对比着手机上的步骤往炒锅里放材料。

男人走过去轻轻抱住她,“我回来了。”

纪初语着实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铲子给丢出去,看清楚人后差点软倒,“你吓死我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不是说要很晚吗?”

“嗯,怕太晚了赶不上吃你做的饭。”

切!

纪初语笑着睨了他一眼,“你去换衣服,我刚刚开始做,不熟练,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嗯。”

男人嗯了声,却没松开手,他侧脸蹭蹭她,“不是说想我了,怎么我回来了也不见你热情的拥抱我?”

“我手里拿着东西呢。”纪初语笑,脖子被他蹭的有些痒,偏开头去躲,没躲开,手里的工具却被他拿走,丢在了一边。

男人顺手把火关了。

他抱着她,“为了能早几个小时赶回来,我可是天天加班。怎么补偿我?”

“你说怎么补偿你?呀……好痒!”她笑着推他的脸,掌心被他的胡渣刺得也痒痒的,“胡子也没刮。”

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从领证之后的这些日子,似乎都一直处在,小别,新婚,小别,新婚这样的循环里。

抱住她就不想松手,他的吻从她的耳后延绵而下,亲她的脖颈,锁骨,却不碰她的唇。

女人破碎的呻吟控制不住的溢出,他真是爱极了她这个声音。

他咬着她的耳朵,“帮我放洗澡水。”

纪初语红着脸,轻轻点了下头。

热气氤氲的浴室里,两个人的纠缠。

她身上缠着湿漉漉的浴巾,被他一点点揭开。

男人是不能撩拨的结果你不会承受的住。

她准备给他做的晚饭终究没有吃成,第二天早上还是他起来重新为两人做了早餐。

喊她起床时,霍太太有些生气的踹了他几脚。

男人笑着接下来,他把她从床上抱起来,给她拿了睡袍披在她的睡裙外面,“洗刷一下吃饭了。”

“我不吃。”

她有些恼,太恼了。

与其说恼,或许不如说……羞窘。

“不吃饭不行,我喂你。”他哄她,给她道歉,“是我没控制住,以后都不会了。”

“我信你我就是笨蛋。”男人在这方面的承诺,永远不要信。

霍钧安觉得,是她让他又重新认识了自己,他以为自己哪怕愿意与她亲热,也还是可以有理智的。

但是事实证明,都是胡扯。

男人的龌龊,分为对一个女人龌龊,和对不同的女人龌龊。

他可能属于前者。

“怎么样你才能消气?”他理亏,自然要听她的。

纪初语下来,她穿上拖鞋拍开他的手,“这几天你都不要碰我,一根手指头也不行!”

“……”

她往前走几步,突然又停下来,回头狠狠瞪他,委屈的眼睛都要红了。

女人的话,有时候你要正着听,有时候你要反着听,至于什么时候该正着听,什么时候该反着听,这个就全凭经验了。

霍钧安觉得,他可能多少已经累积了部分经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